圣墟

欢迎来到圣墟 网站地图 sitemap
圣墟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ayubsalt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当前位置: 内容 >公交为一人设站
圣墟公交为一人设站
2021/03/30 来源:圣墟
    起初林帆并没有想法,他的脑海中还在思考着上一局炉石的实力,如果那时候来一张卡德加,会不会顺利吃鸡?而不是迟到鸡屁股,当然了这种如果是无法实现的。

    结果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身边的大妖精突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我又没穿!”

    刹那间,

    林帆的脑子都炸裂了,难道这娘们终于答应了?答应要和自己共同完成目前人类已知最剧烈的化学反应?但是不对呀这娘们扌莫都不让扌莫一下,怎么可能会答应自己完成化学反应。

    这娘们究竟什么意思?

    但是,

    种种的疑惑很快被林帆另一股思想给代替,他实在太渴望寻求真相了,上次在温泉旅馆的时候,就错过了那次寻找世界真理的机会,但这次一定要得到答案!

    洛夫克拉夫特说过,人类最古老而强烈的情绪,便是恐惧;而最古老最强烈的恐惧,便是对未知的恐惧不过林帆认为,人类的根源是探索未知,即便是恐惧,也无法阻挡对寻求真相的渴望。

    然而,

    林帆错了错得特别离谱。

    这一刻,

    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样的状态,满脑子都是成为一位优秀的登山运动员想法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“我的腰呀!”

    刹那间,

    林帆被一股剧烈到窒息的疼痛所侵袭了大脑,一时间让他的所有想法被清空了,剩下的都是一片空白,呼吸声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,同时额头出现了大量的冷汗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

    躺在身边嘴角略微扬起的柳云儿,眼睁睁地看着林帆突然之间扭动了一下身子,但是不到一秒的时间,他就发出了惊天巨吼,那凄厉的喊叫声,听着要多瘆人有多瘆人。

    柳云儿崩溃了她万万没有想到,林大猪蹄子的抗诱惑能力会这么的薄弱,稍微诱导他一下就直接上当了。

    打开灯,

    看到身边的林帆满头大汗,一脸痛苦的模样,又是心痛又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条件心里没数吗?”柳云儿没好气地说道:“忍着!我给你去拿止疼药。”

    因为剧烈的疼痛,让林帆根本没有力气去搭理大妖精,现在的他疼得要昏厥了。

    很快,

    柳云儿就拿来了止疼药,同时还有一杯水,不过看他的这个样子,估计连自己吃药都费劲,只能把药递到了林帆的嘴边,然后把要送进他的嘴里,可是刚把药塞到他的嘴里,结果大妖精的食指被口及住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“你要死呀?”柳云儿气得脑壳都在疼,急忙把手指给抽了出来,这白痴都已经这样了还要欺负人家。

    不过,

    看着他这副模样,也柳云儿挺揪心的,急忙跑到卫生间,拿了一条湿润的毛巾,开始给林帆擦去他额头上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”

    “腰都已经这样了还想乱来。”柳云儿没好气地说道:“真是气死我了”

    擦完汗,

    柳云儿问道:“好点没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林帆一脸痛苦地摇了摇头,毕竟刚刚吃完药,不可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出现效果,那撕心裂肺的疼痛,还是不断地传到大脑皮层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

    疼痛稍微地有点减弱,林帆的呼吸声慢慢放缓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“差一点就死了。”林帆躺在床上,面无血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活该!”柳云儿瞪了一眼林帆,淡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,

    林帆的眼神开始往柳云儿身上游走,不过并没有看出什么,都怪这睡袍太厚了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呢?”柳云儿发现了林帆那‘可怕’的眼神,仿佛拥有看穿世间上的所有万物,顿时气得她翻了翻白眼,说道:“别看了的确没有穿,因为我忘记拿换洗的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

    柳云儿的表情微微有点傲娇,淡然地说道:“不过你有这个实力吗?”

    说完,

    柳云儿站起身子,往床边退了几步,一脸傲娇地说道:“我站在这里不动,你有本事过来呀?”

    这时的林帆面目表情呆滞,那种歇斯底里又无可奈何的情绪缠绕在他的心头。

    天呐!

    这女人在挑衅自己!

    看着此刻大笨蛋那呆滞的表情,以及那愤恨的眼神,似乎觉得这样还不足以打击到林帆,柳云儿轻轻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,内心深处开始了不断的挣扎。

    最终,

    柳云儿下定了决心,她要好好报复一下林帆!

    “笨蛋”

    “我我忄生感吗?”柳云儿松开了自己衣服的领口,顿时出现了一道堪比马里亚纳海沟的深渠,同时大妖精轻轻地撩起睡袍的下摆,那令人窒息的大长腿,尽显人世间。

    这一刻,

    林帆的眼珠子瞪得大大的,柳云儿那略带羞涩的表情,加上此刻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动作,林帆已经被彻底给她征服了。

    这

    这究竟是何等的画面?

    “笨蛋?”

    “你你怎么了?”柳云儿微微地垂下脑袋,言语中尽显羞涩,说道:“你你不过来吗?”

    林帆躺在病床上气得半死,曾经的追风少年现在却只能躺在病床上,其实本来他是可以下床走动的,但刚才剧烈的转身,又让他的病情回到了过去,他已经不能动了动一下就会更加疼痛。

    看着林帆满脸气愤的样子,柳云儿相当满意,她就要这种效果,把林帆给活活气死,让他也知道一下他的大妖精,可不是随便被欺负的角色。

    “笨蛋?”

    “你的大大妖精,想让你过来。”柳云儿站在那里,充满爱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不来!”

    “气死我了”林帆愤怒地说道:“哪有你这样欺负人的,明明知道我腰不行,还还来这种套路。”

    看着林帆满脸气氛的样子,

    柳云儿收紧了自己的衣领子,然后放下睡袍的下摆,满脸傲娇地问道:“给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珍惜。”

    “那叫机会吗?”

    “明明就是故意折磨我来着。”林帆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柳云儿走到了林帆身边,轻轻地掀起被子,然后躺了进去,不过很快她便侧着身子,托着自己的脑袋,看向身边一脸痛苦的林帆,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弧度,问道:“唉?疼吗?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

    “差点没有死了。”林帆躺在床上,气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啦”

    “别生气了。”柳云儿无奈地躺了下来,挪了挪自己的身子,靠在林帆身边,说道:“谁让你平时总欺负我”

    话落,

    抬起头亲了下林帆的脸,轻声地说道:“奖励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换一种奖励方式?”林帆转过头,看着身边的大妖精,腼腆地说道:“我想爬一次山。”

    “爬山?”

    “等你腰好了,我带你爬山。”柳云儿说道:“不推下去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爬那种山,我是想爬”林帆停顿了一下,虽然知道接下来的话,可能会大妖精给拧一下,但话都到了嘴巴,怎么能不说呢,随即说道:“我想爬世界上最高的山峰。”

    柳云儿愣了一下,突然想起了大笨蛋在自己房间里讲得那些话,顿时俊美的俏脸泛起阵阵红彩,怒道:“喂你是不是觉得还不够痛啊?”

    话落,

    芊芊细手伸进了林帆的大腿,狠狠地拧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哎呦呦呦”

    “疼疼疼!”

    林帆无奈地说道:“宝贝你太狠了!”

    “白痴。”

    柳云儿从被子里抽出自己的一条手臂,捏了一下林帆的脸颊,没好气地说道:“老实一点把腰给我养好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

    柳云儿往林帆的身边又挤了挤,然后把身子缩成一团,轻声地说道:“早点睡明天你不是要去检查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“大宝二宝喂了吗?”林帆问道。

    “喂了。”柳云儿闭着眼睛,默默地说道:“把手臂伸到我脖子下面,不然我睡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我腰都这样了,别来折腾我了好不好?”林帆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腰跟手臂有什么关系?”柳云儿没好气地说道:“快点!”

    最终,

    林帆还是把手臂伸了过去

    翌日,

    林帆被疼醒了,疼得他真冒冷汗。

    柳云儿急忙呼叫护士,不到片刻的时间主治医师和护士一同来到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很疼吗?”主治医师皱着眉头,一脸茫然地说道:“不可能呀都快出院了,怎么还这么痛啊?”

    沉思片刻,

    最终决定让林帆去做一个CT检查检查。

    很快,

    林帆又被推回了病房,此时的柳云儿略有担心,她害怕林帆出现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

    主治医师来到了病房,一脸严肃质问道:“小伙子!你昨天晚上究竟干了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我”

    “我这”林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总不能告诉他昨天晚上听到大妖精说自己没穿,太激动了忘记身上有腰伤,猛地一个转身

    看着躺在边上的林帆不知所措的样子,再看看边上那女孩一脸尴尬的表情,这位医生瞬间明白了。

    唉

    造孽啊!

      <code id='60eb5'></code><style id='59800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c5320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64583'><center id='584e9'><tfoot id='2d026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06d5b'><dir id='e96fd'><tfoot id='e75c5'></tfoot><noframes id='335cc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8df6a'><strike id='89242'><sup id='bfd8b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60c27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2976e'><label id='74130'><select id='4072b'><dt id='1e1b3'><span id='f5ba5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e722b'></u>
          <i id='5d326'><strike id='637d1'><tt id='9e8f1'><pre id='0fc7c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86e9b'></code><style id='23a98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9688e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09bd2'><center id='245c5'><tfoot id='569f0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d43d3'><dir id='730c2'><tfoot id='a9f2a'></tfoot><noframes id='2d29d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b187f'><strike id='0f785'><sup id='1209c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fd10f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d50b5'><label id='19db9'><select id='f5466'><dt id='09d32'><span id='87b5a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dce43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d060c'><strike id='92b68'><tt id='454ab'><pre id='636e9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02e3e'></code><style id='2ac54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06f07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3da92'><center id='438d8'><tfoot id='e1baf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a5577'><dir id='3aed6'><tfoot id='90307'></tfoot><noframes id='c5122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a4ec3'><strike id='1ccda'><sup id='9c604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4a9f1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9807a'><label id='248de'><select id='f6207'><dt id='f2708'><span id='66d91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c588b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ff9c0'><strike id='6847c'><tt id='db667'><pre id='2bfd2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